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外貿的影響及對策建議

  • 長城戰略咨詢
  • 2020-02-20

作者:江玉兵、何瑜莎


自2019年12月武漢出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以來,疫情迅速向全國蔓延,不但打亂了我國民眾歡度春節的節奏,也打亂了很多外貿企業原本的節后復工生產計劃。2020年1月31日,世衛組織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地區)對我國發起人員、貨物、口岸等貿易限制措施,這將使得中國的穩外貿形勢面臨重大挑戰。



一、疫情對外貿的影響


參照2003年非典疫情,剔除中國剛加入WTO等因素,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外貿發展的影響以短期為主。


1.貨物貿易。2003的非典疫情由于發現較晚,一季度對經濟幾乎沒有影響,對我國外貿的影響主要在二、三季度,四季度我國外貿發展又恢復高速增長的強勁勢頭。2003年,全年進出口總額增長37.1%,其中出口額增長34.6%、進口額增長39.9%,增速較2002年分別高15.3、12.3、18.7個百分點,主要原因有加入世貿組織的積極效應、中國外貿經營權加速放開特別是民營企業進出口活力得到釋放,以及國際制造業加快向中國轉移等。比對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年初中美貿易摩擦緩和的背景下,我們認為此次疫情對我國貨物貿易的影響更加側重于出口方面,且以短期影響為主,只待天氣回暖、疫情得到控制,大概率今年下半年就會恢復原有水平。特別是進口方面,本次疫情會刺激醫療物資和生活用品進口,以保證國內供應,尤其是可以遵循中美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內容,增加醫療物資以及農產品進口。


2.服務貿易。一方面,由于疫情爆發,原材料、勞動力等生產要素流通受阻,美國、澳大利亞、俄羅斯、印度、新加坡、朝鮮等國家紛紛出臺了入境管制、簽證停批等措施,美聯航、英國航空、維珍航空等多家國外航空公司也削減或停飛至中國航班。短期內對于國際運輸、國際旅游、工程承包等勞動密集型服務領域負面沖擊較大,甚至災后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因2003年的非典疫情,境外工程承包出現從60%下降到負數的斷崖式下跌,對國際旅游(無論是出境游還是入境游)的影響也非常大。但同時,只要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國際旅游、國際運輸等服務領域會進入快速恢復期,特別是對于國際旅游、休閑娛樂等行業,人民群眾長時間居家隔離這種壓抑的情緒一旦得到釋放,甚至會出現井噴式增長現象。另一方面,本次疫情對以5G、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區塊鏈等數字技術為代表的數字貿易帶來了發展機遇,原先難以面對面提供的服務,能以數字服務、遠程醫療、遠程教育、遠程金融等方式提供。2003年的非典疫情成就了阿里巴巴和京東兩大網絡零售巨頭,這次危機也會給基于數字技術的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發展帶來新的機遇。


具體到企業層面,本次疫情打亂了很多外貿企業原本的生產經營計劃,不少企業面臨交貨困難、成本上升、資金鏈緊張、訂單延期、貨物拒收、企業用工難等多種困境,同時存在客戶流失、訂單轉移等風險。一是生產和經營停擺,產能無法保障。為防范疫情擴散,全國春節假期延長3天,很多省市復工時間進一步推遲一到兩周。外貿企業普遍延遲開工,生產和經營停擺,導致外貿訂單完成率下降。外貿生產企業復工面臨的困難更多,包括防疫物資、招工用工、吃住行等配套保障等問題。二是原材料供應、物流運輸大幅受限,交貨困難。疫情期間,部分地區封城封路,交運物流不暢,原材料、配件、成品等物流運輸能力不足,同時企業上下游及供應鏈相關環節受到影響,供應鏈跟不上生產和出運的需要,導致外貿企業很多訂單交貨困難。三是部分國家可能設置貿易限制,客戶流失、貨物拒收、訂單轉移等貿易風險加大。雖然WHO強調反對對中國采取旅行和貿易限制,各國必須按照《國際衛生條例》的要求,向世衛組織通報所采取的任何旅行措施,且不應采取歧視性行動,但是不排除有些國家將疫情用作設置貿易障礙的借口。2003年,西班牙、英國、法國等國政府或進口商都要求中國企業出口貨物需出具無非典病毒的證明書,美國、阿聯酋等國的進口商紛紛取消從中國進口食品的訂單。此外,因疫情其他國家可能會對中國出運的貨物加大檢驗檢疫的力度,導致外貿企業成本上升;海外買家也可能因為疫情拒收貨物等情況。



二、各地多舉措助外貿企業應對疫情沖擊


為應對此次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各方面的影響,從中央到地方,都迅速出臺了一系列幫助企業做好疫情應對工作、減少經濟損失的政策文件。在對外貿易領域,2月5日商務部辦公廳印發《關于幫助外貿企業應對疫情克服困難減少損失的通知》,指導紡織、輕工、五礦、食土、機電、醫保等六家商會,全力做好出具不可抗力證明、法律咨詢、參展協調、供需對接等相關服務,幫助企業維護合法權益、減少經濟損失。海關以及山東、蘇州、大連等省市政府也紛紛出臺了抗疫情、穩外貿政策舉措,加大對外貿企業的幫扶力度。



表:各地已出臺的部分抗疫情、穩外貿政策文件


從各地已出臺的外貿政策看,政策著力點主要集中在促進口、簡手續、緩納稅、防風險、提服務五個方面。


一是促進口。在保障疫情防控物資及其生產原材料方面,海關部門主要開辟綠色通道和專用窗口,保障防疫物資通關“零延時”。如深圳在各口岸海關開辟綠色通道,設立進口疫情防控物資及其生產原材料快速通關專用窗口,按照特事特辦原則,疫情防控物資即到即提,實現通關“零延時”。如青島全面推行“兩步申報”“兩段準入”改革措施,實行“先放后檢”“即報即放”“即查即放”,全力保障生產和恢復生產必須的原材料進口。


二是簡手續。在簡化進出口業務辦理手續方面,海關部門最大限度降低實地作業頻次,減少對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如廈門海關推行“不見面審批”,集中公布“多證合一”“全程網辦”“掌上辦理”事項,多渠道全方位引導企業全程網上辦理海關業務;實行“網絡稽(核)查”“不見面稽(核)查”,通過電話、郵箱、QQ、快遞等方式交流溝通、報送材料。如青島海關鼓勵以“少接觸”“無接觸”方式辦理業務,允許通過快遞辦理業務,能后續補充原件或手續的,一律先行辦理。


三是緩納稅。積極響應海關總署公告要求,各地海關嚴格執行滯報金和滯納金減免政策,延長企業稅款繳納期限。在延長稅款繳納期限上,深圳、濟南海關表示企業原稅單繳款期限為2月9日前的,一律順延至2月24日前繳納稅款;對于1月31日—2月24日期間的稅款滯納金不予計征。納稅企業確因疫情影響經營困難無法在規定繳款期限內繳納稅款,并在疫情結束后3個月內補繳稅款的,海關依企業申請、審核批準后免征稅款滯納金。在減免稅款滯納金上,廈門海關指出滯報金起征日在2020年1月24日至2月9日的進口貨物,起征日順延至2020年2月10日;涉及監管證件或補辦減免稅手續的,在許可證件或減免稅證明正式簽發之日起14日內申報的,免征滯報金。


四是防風險。在外貿風險防范方面,實施貿易救濟措施,給予外貿企業報險、訴訟、仲裁補貼。大連市商務局表示將積極指導可能造成出口收匯風險的企業通過“中國信保小微企業服務”微信公眾服務號實現出口信用保險的申請、報險、索賠等,對年初到疫情結束期間的信用保險,補貼比例由60%提高到80%。張家港市政府指出,因疫情產生貿易糾紛,按實際發生的律師費、仲裁費給予不超過50%的補貼,每家企業上限10萬元。在貿易糾紛應對方面,引導貿促會等有關部門及時出具不可抗力證明,及時幫助企業最大限度減小損失。如蘇州市政府表示受疫情影響無法如期履行或不能履行國際貿易合同的企業,可向蘇州貿促會申請出具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提供網上不見面辦理、證明郵寄等便利措施,盡力維護企業的合法權益。如山東省商務廳將健全貿易摩擦和預警機制,及時公開發布疫情期間國際貿易風險提示,對貿易糾紛早發現、早化解,制定差異化應對方法。


五是提服務。在強化公共服務供給方面,山東省指導企業用足用好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零售出口“無票免稅”等政策,統籌整合省級跨境電商公共海外倉資源,加大國際市場開拓力度;發揮企業國際營銷體系公共服務平臺作用,延長貿易供應鏈。在提供技術貿易服務方面,青島海關充分發揮在認證認可、檢驗檢測以及技術性貿易措施方面的優勢,加快公共檢測平臺建設,幫助企業應對疫情所帶來的技術性貿易壁壘。深圳海關及時指導創新企業申請海關知識產權備案、維護備案信息,為企業量身定制維權策略。



三、關于抗疫情、穩外貿的對策建議


此次疫情對中國外貿的短期沖擊力可能要強于2003年非典時期,下一步應采取更加精準的幫扶措施,推動外貿穩增長、優結構、提質量、增效益。


一是安全有序組織企業復工生產。按照黨中央、國務院和各省市對復工的總體要求,指導各類外貿企業有序復工復產,鼓勵彈性工作制,線上辦公、遠程辦公。給企業提供臨時性短期融資,為疫情沖擊較大行業的困難企業提供周轉資金,給予政策性擔保和財政貼息支持。同時,加強經核準復工的企業管理,嚴格落實疫情防控責任確保企業員工健康安全。


二是發揮行業商(協)會等平臺作用。支持、鼓勵商(協)會發揮作用,搭建外貿訂單信息需求平臺,幫助、引導企業抱團發展,共享物料、生產訂單等資源,發揮各自優勢共同完成出口訂單。疫情期間,展會等傳統經貿活動管控加強,華交會已明確延期,廣交會預計大概率會受到影響。鼓勵采用線上展覽+樣品或電子會刊等模式,短期內代替線下展會延期或取消等不利影響。


三是加強出口信用保險服務保障。鼓勵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為因疫情遇到困難的出口企業提供風險保障、保單融資等服務,對出口小微企業投保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險的保費予以高額或全額補貼,提高保險覆蓋面。加強線上客戶服務,開辟定損核賠綠色通道,適當放寬理賠條件,優先處理受疫情影響出口企業的出險理賠。


四是強化涉企法律服務支援。針對疫情可能帶來的企業違約問題引起的外貿爭端或糾紛,商務部門要會同貿促會、行業協會等要提前制定應對預案。發揮涉外商事法律咨詢服務機制作用,建立公共法律服務響應機制,組建外貿企業法律服務團,運用法律武器幫助外貿企業做好風險預防。


五是促進數字貿易、跨境電商等新業態發展。本次疫情給外貿新業態的發展帶來新機遇,特別是基于互聯網的數字貿易、跨境電商等新業態、新模式,要加快建設一批以數字貿易出口為導向、具有較強帶動作用的數字貿易出口基地,積極拓展數字服務。大力發展跨境電商,鼓勵外貿企業通過海外倉備貨、B2B2C等方式拓展市場、擴大出口,鼓勵和幫助企業疏通產業鏈環節、貿易物流通道,積極應對疫情影響。


作者簡介:

江玉兵:長城戰略咨詢寧波業務中心副總監、寧波市商務經濟研究所副所長

何瑜莎:長城戰略咨詢寧波業務中心區域咨詢師





(^ω^)MG阿拉斯加垂钓首页 贵州快三彩票网 北京麻将安卓版 麻将新手详细教学 活塞vs公牛文字直播 新号送分的打鱼10000 陕西11选五任五遗漏 四肖期期 亿客隆娱乐 金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腾讯棋牌麻将游戏 七星体育直播app 贵州11选5开奖规则 青海快3今天推荐号码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3开奖 最新北京麻将下载 湖北麻将赖子晃晃技巧